Navigation menu

必威手机

罗永浩赌上最后一次创业信用

  罗永浩赌上最后一次创业信用对于VR行业从业者来说,罗永浩的最后一次创业,他们充满了疑惑,“罗永浩能做出什么我们都很疑惑。”有从业者如是说。

  7月10日,罗永浩官宣了最新AR创业公司,取名为“Thin Red Line(细红线)”,在官宣细红线之际,罗永浩还谈到了苹果AR,他表示,自己并不看好苹果做AR眼镜,因为平台革命的时候,新世界的霸主永远不是之前旧世界的霸主。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与细红线官网相关联的企业为“北京细红线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徐寒,其中,徐寒持股99%,黄贺持股1%。二者均是罗永浩创办锤子科技时同事。此前,徐寒曾担任锤子科技董事,黄贺曾担任锤子科技产品总监。

  黄贺还有另一重身份,“交个朋友”CEO,该公司正是罗永浩参与直播的公司主体。罗永浩早前宣布退出“交个朋友”管理层,但仍会以主播身份参与直播。

  关于Thin Red Line(细红线)名称,外界猜测曾与锤子科技此前推出过的坚果Pro 2细红线年春季锤子科技新品发布会上,细红线特别版坚果Pro正式发布。当问及这款手机的设计灵感时,罗永浩曾表示,本来坚果Pro系列并没有这个版本,但在看到国外的一个设计时,突然来了灵感,决定再生产出来一个特别版,那就是细红线版本的坚果pro。

  细红线一词出自巴拉克拉瓦战役(Battle of Balaclava)。1854年,克里米亚战争期间,英国93高地步兵团500名身着红色战袍的步兵改变战术,排成长长的线名沙俄骑兵,赢得了“The Thin Red Line”的绰号。

  罗永浩曾公开解释称,新公司名字“细红线”背后的含义是,“面对无比强大的对手,小股部队苦苦支撑,是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正义防卫战,与锤子科技当时的处境、精神面貌以及目标产生了共鸣。”

  国内外大厂在XR领域的布局多数集中在VR领域,且已在游戏、视频等场景实现落地。国外大厂代表是Meta,去年推出的VR一体机Quest2 销量超过了1000万台,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了80%。该成绩一度被业内人士看做是VR应用发展迎来拐点的标志。

  2021年8月,字节跳动斥巨资90亿元收购了国内VR行业头部公司Pico,创下了目前为止中国 VR 行业最大的一笔收购案的记录。而这一收购被业内人士看作是字节跳动正式向Meta发出了挑战书,试图与其一较高下。

  在被字节收购后,Pico销量也实现了飞跃,官网显示,目前Pico线家,包括山姆、DreamRoom等零售商超都有VR一体机体验店。近日,字节跳动再花数千万,买下了马杰思的波粒子科技团队,试图在VR社交领域抢先布局。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是虚拟社交公司北京波粒子科技有限公司,主打产品为“Vyou微你”。

  前阵子,腾讯控股也宣布成立XR(扩展现实)部门。事实上,早在2014年腾讯就已经入局了VR赛道,投资了AltspaceVR,此后更是发布过“腾讯VR计划”,还和HTC联手举办过Vive开发者大赛,只不过后来不了了之。如今卷土重来,正是意味着行业窗口期的到来。

  此外,阿里也开始在相关业务方向发力,先后设立了XR实验室,并在全球范围内相继投资了MagicLeap、Nreal等XR业务公司,还成立了相关子公司。

  随着国内外大厂的入局,内容领域玩家的增多,将逐步填充内容生态,在VR硬件方面已经进入了拼资金硬实力阶段。细红线已错失了入局VR领域的最佳时机。不过,罗永浩此前曾表示,VR的本质更像是游戏主机,在它看来AR才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但目前国内AR行业发展尚且处于初期,面临着软硬件匮乏的双重难题,整个行业的硬件水准还没法大规模商业化成功,比如说功耗、发热、重量、续航时间等,离普通消费者能接受、能消费,还差得远。罗永浩也认知到了这一点,他提到,行业里普遍估计,商业化条件基本成熟大概还需要5年时间。

  而细红线在这段时间要做到是,赶在行业彻底成熟商业化之前,把一个消费级别的AR设备上所需要的全部内建软件,以及大量底层设计重构过的操作系统彻底写完。

  收购苹果,是罗永浩还在经营锤子科技时就存在的“愿望清单”,近日他在直播间再次描述了收购苹果公司的路径。在罗永浩看来,只要把下一代平台做好,就有希望在苹果日渐衰落之时,考虑将其收购。

  但事实上,苹果布局AR已有七年之余。库克第一次谈及 AR 是在 2017 年的一次财报电话会上。相关项目的启动要更早,根据彭博社,苹果 AR/MR 头显早在 2015 年就正式立项,代号为 T288,包括两款产品:一是代号为 N301 的 VR 头显,外形类似 Oculus Quest,兼具部分 AR 功能,预估售价在 300-900 美金;二是代号为 N421 的 AR 眼镜,外形酷似墨镜,坊间称其为“Apple Glasses”(苹果眼镜)。

  N301 的操作系统代号为“rOS”的“realityOS”,同时将搭载苹果最先进的芯片技术,芯片整体性能或将超过 Mac M1 芯片,并自带应应用商店。

  从 2019 年开始,每年都有传言苹果的头显或者眼镜即将面世,但却苹果发布会上一次次落空。去年年底,有开发人员在苹果App Store的上传日志和开源代码中找到了对“realityOS”的引用,苹果为AR设备申请了“realityOS”商标。但即便如此,在2022年的WWDC大会上,仍然没有等来苹果AR产品 的相关信息。

  据行业人士郭明錤分析称,苹果 AR 的下一个目标发布日期,可能反映了业内所有玩家都在寻求克服的技术障碍。近一步讲, AR 设备中的许多软件功能计算量非常大,要求的移动处理能力和电池容量超出了眼镜产品的当前能力。

  当下AR领域迎来窗口期的本质原因在于,产业侧计算能力、光学显示等技术的提升,让 AR 设备得以小型化、一体化。长远来看,造型酷似墨镜的AR设备将有望替代智能手机,成为下一代通用移动计算平台。

  不过,要把小型化手机压缩到更小的眼睛上,已是一大挑战,况且设备的显示从几十平方厘米的二维屏幕扩大到视野能及的现实空间,所有显示技术要推倒重来,对芯片计算能力的要求也会大幅提升,难度不亚于当年将PC端的计算能力压缩到掌上手机。

  AR硬件开发商集体被卡在如何将AR设备小型化上。早年报道中有知情人士透露,苹果公司已经探索将轻质的航空航天或复合材料用于 AR 设备,但这些材料的批量生产成本仍然很高。微软 HoloLens 前后研发近十年,专门定制了 HPU 处理器,实现了设备的一体化,但体积和重量决定这款产品只能在有限的 ToB 场景使用,且上市六年只卖出 20~25 万台。

  在超越苹果公司这一点上,或许罗永浩过于自信。成为下一代互联网新世界的霸主,作为连接硬件厂商和软件开发的重要一个环节,离不开底层操作系统的支持。

  回顾PC时代,霸主是微软的Windows系统,到了移动时代,称霸的是Google的安卓系统和苹果的iOS系统。

  每一个生态的繁荣,都是靠海量开发者推起的,底层操作系统是决定开发者规模的重要因素。

  2021年,苹果iOS在全球拥有超过2000万开发者,遍布77个国家,开发出超过500万个APP。在中国,苹果就有440万开发者,相对应的APP数量是100万个。Google不曾真正公布具体的数据,不过考虑到安卓的开放性,开发者数量必然超过苹果。

  况且,罗永浩在国内还面临着劲敌华为,华为旗下的鸿蒙操作系统,2021年8月,开发者数量为120万,原生APP数量则为300多个。相比苹果,华为在单个层面有着突出的优势,在XR领域,华为布局很广。在硬件上推出了“Huawei VR Glass”,在AR场景化解决方案上推出了“XRKit”软件。7月1日,华为还公布了其全新VR交互电子设备专利,据悉华为在XR专利储备上已经过万,野心十足。